您的位置:首页 >文化宁夏 >

精神焕发的“高老三”

2019-02-18 21:18:00来源:

  看到相片上穿戴好戏服的人,我想起了一个人。

  今年新年回老家,碰上了一件白事,村里的一个白叟逝世了。父辈都称号他为“高老三”,父亲怕我想不起来,随即说,就是曾经新年村里搞社火,踩高跷的那个高老三。

  时刻恍惚之间就回到了20多年前。

拍照时刻:2019年2月13日

    拍照地址:闽宁镇园艺村

    拍照者:武晓瑜

    文字:倪会智

拍照时刻:2019年2月13日 拍照地址:闽宁镇园艺村  拍照者:武晓瑜

  那时分村里年轻人还许多,过新年特别热烈。他们在正月初一的早上,涌上村道,每个人的膝盖上都藏着两片敲打不掉的新土的痕迹。

  高老三姓高,在咱们村归于外姓。只要到新年的时分,他家才会热烈些,由于不少年轻人特意去看他练习高跷队。我有时分也会混到人群里,看他精神焕发的姿态。

  我一向觉得,“精神焕发”这个词和父辈这些厚道农人是不搭边的。

  苦日子里泡大的这一辈人,面朝黄土背朝天,他们的表情多和犁地的老牛相同。精神焕发,蕴含着太多的满意,太多的感染力。

  但是,新年期间的高老三,确实是“精神焕发”的。笑容让他的嘴巴几乎没有合拢过,露着焦黄的牙,眼里的亮光特别显着,说话的声响也很大,整个人变得鲜活起来。和乡民们平常知道的那个蔫头蔫脑的高老三,判若鸿沟。

  元宵节前,村里的社火队在锣鼓点中呼之而出,最夺人眼球的,就是高老三带领的由五六个汉子组成的高跷队。

  他们“居高临下”,目光扫过羊群般的乡民,个个精神焕发。高老三的扮演很打破惯例,他人顶多稳当地“走”高跷,但他会跳,还会翻,眼看摔地上了,腰上一使劲儿,人又挺挺地站在高跷上。乡民们大声叫好。而那时缓时疾的锣鼓声,恰似都为他预备的。

  那条村里的主道,土土的,带着点坑坑洼洼,从村东头绵延到村西头,几乎成了高老三扮演的红地毯。

  ……

  图片上的人,他们是如此的普通,但是此时他们是“精神焕发”的,他们沉浸在一种真假难辨的情境里。

  脱下厚厚的冬装,穿上颜色浓郁的戏服,描眉画唇覆盖掉脸上的土色,在这带有典礼感的打扮进程中,他们渐渐不再是“农人”,成为一个入戏的扮演者。掀开那道黄色的幕布,台下的乡民,将看到他们别的的身份。

  其实,我也不知道他们诱人的当地在哪里。

  或许比扮演更重要的,是这个身份转化的进程吧。就像咱们期望被人看见,更期望自己能看到自己——那个“精神焕发”的自己。(文字:倪会智)